首頁(yè) > 科技要聞 > 科技> 正文

AI大廠(chǎng)硬剛價(jià)格戰,中小模型夾縫求生存

郭佳哿 編輯:林炯佳 發(fā)布于:2024-06-22 23:59 PConline原創(chuàng )

從去年3月文心一言發(fā)布至今,百模大戰這一年誕生了不少明星玩家,卻仍走不出一個(gè)實(shí)打實(shí)的超頭部模型。

據AI產(chǎn)品榜數據,5月份國內AI產(chǎn)品中,百度文庫以6536萬(wàn)的訪(fǎng)問(wèn)量躍居首位,其次是 4月份剛剛發(fā)布的360AI搜索,Kimi、文心一言緊隨其后。

從訪(fǎng)問(wèn)量來(lái)看,目前基于新鮮感的體驗似乎仍是用戶(hù)選擇某一大模型的主要原因。360AI搜索自發(fā)布以來(lái)增速不斷加快,5月份環(huán)比增長(cháng)333%,而早前的明星玩家Kimi和文心一言增速分別為15%和6%。

風(fēng)口中,在缺少護城河和商業(yè)化的平衡上,大廠(chǎng)們選擇用降價(jià)來(lái)?yè)屨际袌?chǎng),但對于原本就已經(jīng)缺少生態(tài)優(yōu)勢的創(chuàng )業(yè)公司或者中小模型來(lái)說(shuō),做產(chǎn)品都已經(jīng)“勒緊褲腰帶” 了,想通過(guò)燒錢(qián)換數據、換用戶(hù)并不容易。

百模大戰一周年后,當行業(yè)加速洗牌,創(chuàng )業(yè)公司和中小模型出路在哪?

AI應用的商業(yè)化難題

國內大模型的價(jià)格戰來(lái)得似乎比想象的更早一些。

從5月中,字節旗下的豆包宣布降價(jià)的一個(gè)星期后,阿里云的通義千悟、百度、科大訊飛、騰訊云在兩天時(shí)間里也紛紛降價(jià),其中后三者均有部分模型宣布免費。

包括更早就宣布降價(jià)的深度求索和智譜AI,9家發(fā)布新內容的國內大模型企業(yè)中,有7家宣布降價(jià)。其中智譜清言更是在6月初再度降價(jià)。

雖然各大廠(chǎng)的發(fā)言人紛紛表示降價(jià)原因是為了AI普惠化,但實(shí)際上在市場(chǎng)都All in AI之后,缺乏差異化價(jià)值的各大廠(chǎng)商無(wú)疑到了瓶頸期,就像阿里原副總裁賈揚清說(shuō)的,降低推理成本、降低售價(jià)似乎成了一個(gè)“拍腦袋就可以做的簡(jiǎn)單策略”。

目前看來(lái),這場(chǎng)針對推理輸入價(jià)格和API的價(jià)格戰更多影響的是開(kāi)發(fā)者,并不會(huì )直接影響到C端消費者。主要玩家也是一些錢(qián)多、算力強的大廠(chǎng)們,而實(shí)際上,從免費版到付費版到降價(jià),對于國內大模型廠(chǎng)商來(lái)說(shuō),其實(shí)也不過(guò)是條再正常不過(guò)的商業(yè)化探索之路。

自國內掀起AI狂歡,大部分AI廠(chǎng)商試用初期大都是免費的,這種模式一方面有利于吸引最早一波用戶(hù),另一方面在算力資源稀缺的制約下,初期免費也有助于加強大模型訓練。

而往往隨著(zhù)用戶(hù)增長(cháng),在商業(yè)化需求下,這些AI產(chǎn)品或早或晚都要走上付費的道路。

這無(wú)可厚非,AI類(lèi)產(chǎn)品的成本構成大部分都是對算力的消耗,即用戶(hù)使用量越大,公司的成本越大,商業(yè)落地后,邊際成本依然很高。

眾所周知,如今走在前列的幾個(gè)大模型都曾經(jīng)卷過(guò)參數量。據不完全統計,中國10億參數規模以上的大模型至少有79個(gè)。大模型的參數越高,消耗的資源和成本也越相應增加。而承載超大參數量的背后則是服務(wù)器數量。

據安信證券測算,目前ChatGPT每天所需的算力約50EFLOPs,所需服務(wù)器約1萬(wàn)臺,若ChatGPT的用戶(hù)量繼續保持上漲,假設到24年底用戶(hù)數量為5億,則需要23萬(wàn)臺服務(wù)器。

國內AI模型們同理。成本高企的前提下,付費是必經(jīng)之路。從工具屬性出發(fā),AI產(chǎn)品在B端的付費意愿往往會(huì )比C端好很多,所以大部分大廠(chǎng)都會(huì )把主要付費模式落在B端。行業(yè)盈利方式主要分為兩類(lèi),一是針對客戶(hù)需求,提供定制化的大模型開(kāi)發(fā)服務(wù);二是在標準版大模型基礎上,通過(guò)API接口供用戶(hù)接入,按照tokens使用收費。

而從如今的價(jià)格戰來(lái)看,如果說(shuō)價(jià)格力仍是各大廠(chǎng)商提高用戶(hù)留存率,保持競爭優(yōu)勢的主要因素,那這場(chǎng)價(jià)格戰無(wú)疑只是一個(gè)開(kāi)始。

有生態(tài)優(yōu)勢的大廠(chǎng)尚且還能用燒錢(qián)換用戶(hù),那對于初創(chuàng )公司來(lái)說(shuō),在價(jià)格戰和高獲客成本的沖擊下,又該如何實(shí)現平衡?

Kimi跨過(guò)生死線(xiàn)

某種程度來(lái)說(shuō),Kimi的爆火可以說(shuō)是國內AI創(chuàng )業(yè)公司第一次真正破圈。

以這次降價(jià)潮為例,不同于各大云廠(chǎng)商都在卷B端,月之暗面一直的主要目標都是C端。Kimi初“入圈”時(shí),另辟蹊徑選擇從長(cháng)文本切入,20萬(wàn)字是當時(shí)所有大模型里所能支持的最長(cháng)上下文輸入長(cháng)度,簡(jiǎn)而言之,Kimi甚至可以幫你輕松閱讀《三體》,同時(shí)也大大提升了內容創(chuàng )作和整理的效率。

而緊接著(zhù)在3月升級至200萬(wàn)字后,Kimi一度火到宕機。通過(guò)實(shí)現差異化價(jià)值的Kimi,已然成功進(jìn)入了國內AI大模型的第一梯隊。

但新興市場(chǎng)總是群狼環(huán)伺的,Kimi爆火后,包括百度、360和阿里在內的大廠(chǎng)紛紛跟進(jìn),通義千問(wèn)直接免費開(kāi)放了1000萬(wàn)字的處理能力,而宣布4月要開(kāi)放200-500萬(wàn)字長(cháng)度的文心一言目前還沒(méi)有準確消息。

此前為了獲客,Kimi在抖音、B站大量投流,在打進(jìn)用戶(hù)心智的同時(shí),也大大提高了獲客成本,據新浪科技數據,Kimi的獲客成本達12-13元,每天在安卓和iOS端獲客成本高達21-23萬(wàn)元。這直接讓Kimi在成本端的壓力越來(lái)越大。

今年5月份,在云廠(chǎng)商宣布降價(jià)時(shí),Kimi才開(kāi)始試水商業(yè)化付費。不同于傳統應用會(huì )通過(guò)月度/季度/年度的訂閱付費模式,Kimi將付費稱(chēng)為“打賞”,用戶(hù)可通過(guò)支付購買(mǎi)5.2元/天至399元/年不等的禮物,獲取不同的高峰期優(yōu)先使用時(shí)長(cháng)。

就像Kimi選擇打賞模式,其實(shí)一定意義上也是迎合核心用戶(hù)群的付費習慣,這些從社媒平臺引流而來(lái)的年輕用戶(hù)其實(shí)是典型的價(jià)格敏感型用戶(hù),如果Kimi同樣采取訂閱模式,用戶(hù)免不了會(huì )拿Kimi和同類(lèi)型的智譜清言、秘塔、海螺AI對比,那就會(huì )把競爭落回大模型的推理能力和價(jià)格上,而這并非Kimi的優(yōu)勢。

如今,又雙叒另辟蹊徑的創(chuàng )新付費模式讓Kimi在媒體層面獲得了一片贊譽(yù)。大部分聲音認為使用打賞模式的Kimi讓直接的交易轉化為與用戶(hù)的情感互動(dòng),同時(shí)較低的短期價(jià)格也發(fā)揮了較好的錨點(diǎn)效應。

但另一方面,直至今日,對于大模型,特別是個(gè)人助手類(lèi)產(chǎn)品在C端的應用仍有“偽需求”的爭議,在用戶(hù)新鮮感褪去后,如何讓短期嘗試后的用戶(hù)持續付費,甚至探索出更為清晰的盈利模式,對目前僅有“高峰期不用排隊”權益的Kimi來(lái)說(shuō)或許是最大的挑戰。

但至少這種站在用戶(hù)視角的創(chuàng )新,給了其他初創(chuàng )企業(yè),特別是中小模型一個(gè)很好的創(chuàng )新方向。

大部分創(chuàng )業(yè)公司沒(méi)跑出來(lái)

稀奇資本合伙人雷強生近期對《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》表示,目前,大模型的賽道已經(jīng)擁擠不堪,機遇更傾向于頭部廠(chǎng)商以及有號召力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佬,而對于更多的新入局者來(lái)說(shuō),應該在小模型和子模型層面尋找機會(huì )。

實(shí)際上,細分領(lǐng)域的專(zhuān)用模型也確實(shí)是大部分AI初創(chuàng )公司的發(fā)力方向。說(shuō)到垂直場(chǎng)景的中小模型,妙鴨相機可謂是真正意義上第一款讓AI在C端場(chǎng)景爆火的應用。

去年7月,妙鴨相機正式在微信小程序上線(xiàn)。彼時(shí),在行業(yè)還沒(méi)到內卷的時(shí)候,9.9元拍AI寫(xiě)真是妙鴨使用AIGC技術(shù)推出的第一個(gè)功能。

能在即使要先付費,也沒(méi)有提前預熱的前提下,仍能一炮而紅,也確實(shí)是因為妙鴨填補了AIGC在大眾市場(chǎng)的空白。

妙鴨相關(guān)負責人曾提到,AI應用應該是一個(gè)從用戶(hù)需求出發(fā),反向倒推的過(guò)程。

然而,用戶(hù)對“AI寫(xiě)真”的新鮮感是很短暫的,上線(xiàn)不到一個(gè)月后,妙鴨相機的熱度開(kāi)始下滑。伴隨去年11月產(chǎn)品經(jīng)理出身的妙鴨前產(chǎn)品負責人張月光的離職,如今的妙鴨已然歸于沉寂。


圖源:百度指數

而同領(lǐng)域的Remini“涼”得更快,這個(gè)一度火爆社媒平臺的“粘土濾鏡”,甚至在國內的美圖等影像公司跟進(jìn)后還未真正分到一杯羹時(shí),就已經(jīng)無(wú)人問(wèn)津。但Remini 68元/周的訂閱價(jià)格一定程度來(lái)說(shuō)也已經(jīng)收割了一部分流量。

在PConline對Remini的分析文章中,“生態(tài)”是一個(gè)不可忽視的關(guān)鍵詞。

這也是目前國內大部分大模型廠(chǎng)商相對于初創(chuàng )公司最大的護城河。

以5月30日剛剛上線(xiàn)的APP“騰訊元寶”為例,在集合了AI搜索、總結,甚至角色扮演的功能下,最最重要的,且能在搜索領(lǐng)域與Kimi、秘塔建立壁壘的,是元寶打通了微信生態(tài),元寶搜索的內容庫包含了微信公眾號,這在整個(gè)大模型領(lǐng)域確實(shí)是獨一份的。

要知道,微信搜一搜的月活早在2022年就達到了8億,已然趕超百度。而微信公眾號推文相比其他搜索引擎,在內容質(zhì)量上無(wú)疑更高,這種生態(tài)融合無(wú)疑能讓元寶建立更強的競爭優(yōu)勢。

但這恰恰是初創(chuàng )公司所欠缺的。同時(shí),在價(jià)格敏感度更高的國內市場(chǎng),這些公司的AI產(chǎn)品想要破局也都絕非易事。

所以出海,成為這些中小模型的新途徑。

AI創(chuàng )業(yè)公司Genbeings創(chuàng )始人李國洪對《投資界》表示,在目前階段,AI的C端應用更適合出海。

Genbeings旗下的AI社交產(chǎn)品Giddy Giddy今年3月中旬在海外上線(xiàn),在沒(méi)做任何營(yíng)銷(xiāo)投放的前提下,一個(gè)月積累了幾萬(wàn)名用戶(hù)。據介紹,每100個(gè)用戶(hù)中,就有一個(gè)愿意花錢(qián),并且大部分用戶(hù)支付了29.9美元。

據投資界消息,Giddy Giddy的出海案例并非孤例,許多國內名不見(jiàn)經(jīng)傳的AI產(chǎn)品,在海外已經(jīng)攀上排行榜的高峰。

在國內AI創(chuàng )業(yè)公司中, Mini Max旗下的Talkie日活躍用戶(hù)數量900萬(wàn),峰值緊追美國同類(lèi)明星產(chǎn)品Character AI。PixVerse上線(xiàn)3個(gè)月,視頻生成量突破1000萬(wàn)次,海外用戶(hù)量逼近美國同類(lèi)產(chǎn)品。

但換句話(huà)說(shuō),隨著(zhù)快手、剪映也開(kāi)始推出文/圖生視頻產(chǎn)品,即使是有先發(fā)優(yōu)勢的PixVerse,或許也很難打破前兩者在生態(tài)上的強壁壘。


圖源:剪映APP

據《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》數據,截至4月底,國內共計推出了305個(gè)大模型。而截至5月16日,只有約140個(gè)大模型完成生成式人工智能服務(wù)備案,占發(fā)布總量的45.9%。這意味著(zhù),還有約165個(gè)大模型尚未獲得“過(guò)審”機會(huì )。

如今,隨著(zhù)行業(yè)步入深水區,正如昆侖萬(wàn)維董事長(cháng)方漢所言,“百模大戰”會(huì )淘汰一部分公司,剩下的科技公司肯定會(huì )繼續全速前進(jìn)。

郭佳哿

網(wǎng)友評論

聚超值•精選

推薦 手機 筆記本 影像 硬件 家居 商用 企業(yè) 出行 未來(lái)
二維碼 回到頂部